Web3 中的创造者经济范式转变:NFT、责任、DAO、MeMe

大家好,我是Lucy,今天的文章我们将给大家分享Web3 中的创造者经济范式转变。欢迎添加微信:Fintech78,加入社群,提认知,攒人脉,求职招聘。


 

01 什么是创客经济

什么是创客经济?

 

简单地说,无论你是作家、画家、摄影师、厨师、开发者,还是其他任何有技能的人,你都有机会通过创作内容来创收,这种经济生产模式被称为创作者经济。

 

创客经济的兴起,有赖于各种平台的发展。在中国,我们见证了公众号、抖音、小红书、哔哩哔哩的繁荣。国外还有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TikTok等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

 

内容创作者不再受制于制作和营销公司的摆布,创作者可以跨主要平台以低成本的方式接触潜在受众。与此同时,创作者也在寻找更多更好的方式来通过他们的内容获利。

 

常见的有打赏、广告流量分享、会员制、商业合作等,还有网红经纪公司和粉丝打赏订阅平台。Patreon、GoFundMe、OnlyFans、Substack等公司也应运而生,以满足创作者的变现需求。

 

创客经济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平台经济的发展。创作者努力制作内容后,平台在数据所有权、用户关系、流量分配等方面享有完全的权利。平台控制核心变现机制,全球数千万创作者是这一机制的驱动力。

 

毫无疑问,平台是这个创作者经济市场的最大受益者,而不是内容的创作者本身。

 

 

02 Web2中创作者的困境

 

创作者和平台有着双重利益,但平台作为流量和收益分配的强大一方,让大部分创作者面临尴尬境地。

 

困境一: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没有实际控制权

 

在Web2创作者经济结构中,创作者完成作品发表后,文件存储、用户访问数据、变现过程均由平台以中心化形式整合,平台为实际控制人的所有权和这些作品的发行权。

 

不仅如此,一些平台还可能利用自身优势,强迫用户签订一些不公平的协议,比如专有权,只允许作品在平台上发表;或被要求放弃未来改编作品的权利。

 

此外,由于内容的所有权不完全归属于创作者,内容版权无法溯源。一些Web2“带头人”通过不同平台不同账号的转移和抄袭,实现了自己的流量变现。

 

困境二:创作者利益分配不够公平

 

平台掌握所有用户信息偏好,主导流量分配规则,内容热度和变现很大程度上依赖算法,引发不公平利益获取的恶性循环。

 

以 YouTube 为例,10% 的顶级博主获得了 90% 的收益,剩下的 10% 的收益分配给了 4000 多位博主,可见收益分配不公。顶级主播受益于前期增长红利,吸引了一批稳定的内容消费者,跑完后又吸引了优质创作者的关注。

 

虽然一些顶级博主的内容创作有可替代和优化的空间,但考虑到用户关注的基础、广告主资源和中心化平台的流量算法更倾向于那些已经获得关注的创作者,结果将导致只有一个很少有创作者可以登顶谋生的环境。

 

困境三:集中干预审查

 

中心化平台有特定的人工审核系统,可以通过内容管理或综合审核直接干预变现。

 

这种方法多变且缺乏透明度,因为版主可能会根据自己的意愿或道德判断来决定查看或推广哪些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现无论是算法还是人为干预都会产生不公平的待遇。

 

变相的审查和把关在公共领域受到批评。

 

一些博主的内容被删除或账户被删除的情况并不少见,与创作者相关的数据已经消失。这种不透明的操作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创作者的积极性。

 

困境四:平台与创作者的竞争

 

创作者带来的用户偏好和行为数据是平台最宝贵的资产,他们希望将用户锁定在自己的生态网络中,积累最大的专有数据库。

 

因此,当一些顶级创作者在平台上取得成功,并被大量忠实用户追随时,平台开始与创作者展开竞争。例如,当红歌手与唱片公司解约,顶级视频博主因独家协议遭到攻击。平台关闭等事件也时有发生。

 

随着平台上内容创作者数量的增加和可持续变现能力的逐渐枯竭,创作者参与平台并通过变现分享经济利益的公平竞争环境正在逐渐消失。

 

困境五:缺乏问责机制

 

与现实世界中的交互相比,网络是匿名的。社交媒体上的冷漠、脱节、粗鲁等也在侵蚀平台。一些恶意的“键盘侠”行为甚至让很多内容创作者遭受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也许不仅仅是匿名和缺乏在线监管,更多的是缺乏问责制。问责源于我们对中心化平台的充分信任,认为平台可以采取措施惩罚恶意行为,保护创作者和用户免受伤害,但事实却与之背道而驰。

 

 

 

 

03 Web3带来的范式转换

 

 

在 Web2 中,通过创作者吸引用户是平台原生的盈利方式,创作者不直接与用户进行交易,但借助区块链技术,创作者可以不再依赖中心平台来推送内容和变现。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基础设施,创作者可以在货币层的社交媒体协议下将内容变现,直接与粉丝互动,实现从Web2到Web3的范式转换。

 

我们来看看具体的方面:

 

NFT:将内容所有权和控制权归还给创作者

 

任何独特的创意内容都可以用 NFT 来表示。

 

作为创建者,您可以将任何创作平台连接到您的钱包地址并创建一个帐户以开始创建。当您的创作完成后,您的作品将作为非同质化通证(NFT)“存入”您的钱包地址,您拥有绝对所有权。当你想将你的作品商业化时,你可以将你的钱包连接到任何内容分发平台,让你的内容被自动识别。

 

这种形式的内容分发可以在公链上提供无可辩驳的透明时间戳和版权归属,也可以为艺术家和知识工作者带来新的变现能力

 

变现过程由智能合约自动实现,NFT 归属通过去中心化跨链预言机实现,以及作品与个人用户之间的点对点性能和内容访问数据分析和馈送,例如每印象成本,来自不同作品、不同平台、不同协议的通证将形成一个流动的结算网络,各种协议的通证将随着最终生态流入创作者的钱包。

 

因此,创作者对其作品和变现网络拥有完全的所有权。你的用户关系也是如此,它会记录在协议层。无论您迁移到哪个平台,您的用户订阅、粉丝关系、社交记录等所有用户交互数据都将始终与您同在。

 

引入货币问责制

 

当规范被打破时,文明源于明确和可执行的问责措施。互联网不需要残酷的审查,也不需要中心化的监管者,只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问责币层来压制不良行为,奖励积极贡献,回归品质和责任本身,延续真实的创意内容体验,从而避免点击竞争,网络钓鱼等挑衅行为很方便,从而积极引导互联网文明。

 

当去中心化通证问责制在平台上运行时,创作者可以直接从他们的粉丝或其他合规的在线互动中获利,避免不透明的幕后操作,例如算法流量倾斜。

 

这种方式对双方都有正面的影响,正面的:创作者可以直接得到用户的赞助和奖励;否定:欺诈、残暴和其他不诚实行为不会获得任何好处。

 

也就是说,更精确和民主的奖励分配机制可以减少粗俗或挑衅性的内容,通过消除单点故障使网络民主化的去中心化服务,以及通过 P2P 结构实现金融准入的均等化。

 

去中心化 Web 还涉及如何在 Web3 中追踪垃圾邮件发送者和恶意诽谤者的问题。Web3 社交媒体要求用户持有最低限度的抵押代币才能与平台交互。抵押品可以在交互周期内自动退还给用户,但那些发送垃圾邮件和恶意虚假信息的人将立即失去抵押品。这种行为的代价今天并不算太高,未来平台会改变激励,使其不再盈利。

 

 

 

DAO:让创作者拥有自己的去中心化平台

 

借助区块链,人们可以将平台转变为由创作者运营的去中心化社区。

 

目前,很多创作者借助区块链等技术建立了去中心化平台。

 

DAO 和其他集体所有权机制创造了一种方式来打破平台对创作者环境的集中控制,使创作者能够在没有外部中介规定参与条款的情况下进行协作。在 DAO 中,治理体系由成员决定,没有外部股东挤压利润的压力。相比之下,在创建者 DAO 中,所有者,也就是参与者,是创建内容、分发内容、消费内容和重视内容的人。

 

DAO 使激励措施与利益相关者保持一致,消除了获取价值的需要,从而形成了民主化、去中心化的内容格局。

 

在这里,创作者可以控制他们的作品、作品的分发方式以及作品的价值。对创作者的作品充满热情的粉丝会愿意为这些作品付出更多,让创作者更好地捕捉到粉丝的付费意愿,最终内容创作者不再需要拥有百万粉丝流量为生,而是靠几个热情的人的资助才能生存。

 

“模因”将激发更大的创造力

 

模因是meme的中文翻译,“memetics”是Web3发展过程中特有的文化现象。

 

基于网民的快速复制和传播能力,很多表情包都是在前人创作的内容基础上完成的,或多或少指的是有趣的、传播广泛的、有感染力的网络内容,比如一张带文字的图片,或者一段视频等等。我们在B站看到的很多“鬼畜”视频也属于这一类。

 

按理说,后续创作者的二次创作也应该获得一定的报酬。但在传统的互联网条件下,很难追溯作品的改编历史,为原创获取报酬就成了无稽之谈。

 

在 Web3 时代,这个问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例如,基于Mirror的收益分享功能,用户不仅可以根据某部作品的制作,清晰还原出多少前辈“表情包”,还可以通过智能合约直接给予改编对象相应的奖励。这样,就会相应地调动人们做原创工作的积极性。

 

 

04 写在最后
 

 

Web3的创造者生态已经初具规模,无论是基于区块链、NFT底层系统,还是平台自建的代币系统。创作者可以使用生态工具完成初始内容制作,并通过平台、交易市场、社区等渠道完成收益变现过程。

 

虽然 Web3 不能立即帮助所有创作者获得完全的公平,但它至少可以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创作者获得所有权自由和相对公平透明的市场分配机制。

 

同时,在社区中以建设性的方式实现创作者与用户的直接对话,去中心化的通证问责制带来螺旋式的正反馈循环,让用户的兴奋如野火般蔓延并传递将它传递给其他人,我们期待 Web3 最终将我们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