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 桥水基金—货币财政双管齐下,应对疫情

今年爆发的疫情给全球经济都带了史无前例的破坏。今天这篇文章将为大家介绍世界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在疫情之下采取了何种应对措施。

任何一位紧跟时代,认清现实的人都不会加以否认,新冠疫情对于当前经济形势史无前例的破坏力。 单单依靠传统的财政调节措施能起到的刺激作用微乎其微,如美国联邦储蓄经常采取的经济刺激手段:降低借贷成本,加印钞票,购买金融资产等,在此次疫情引起的经济危机面前则完全失效。民众和公司除了对医疗物资等基本保障的需求外,最实际以及最迫切的渴望是国家能够提供相应的财政扶持,以帮助度过降薪和亏空引起的难关。

面对当前这个特殊的形势,政经领域的决策者们应当联手中央银行,制定相互关联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双管齐下,联合调控。 即便如此,我们仍不对调控结果抱有过度期许,最终可能仍成效甚微。

此次新冠疫情的出现,也让一些原本早就存在的经济问题被赤裸裸地暴露出来,摆在了我们的眼皮底下。

事实真相

  • 经济下滑是个不争的事实,何时开始明显衰退取决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遭遇到一个恰当的诱因,譬如此次的疫情;
     
  • 美国经济早已负债严重;
     
  • 在当前利率接近为零的情况下,单独的货币政策已经无法起到有效的刺激作用;
     
  • 我们目前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环节,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双管齐下,相互配合,才能有效应对经济下滑;
     
  • 当前贫富差异巨大和政经政策的不完善无疑使得财政和货币管控措施难上加难;
     
  • 此次经济震荡和1930年代的经济形势十分相似,我们正处在一个经济下滑是否会被有效制止,还是会重现1930年代经济大衰退的分水岭,将采取何种财政和货币政策是决定经济形势走向至关重要的因素。
     

应对措施

01. 财政措施首先应保护受到新冠病毒冲击最严重的人群及企业,应向该类受众发放相应的财政补贴及过桥贷等。 该条措施受到“达尔文经济论”拥趸者的强烈反对,他们声称该类受众是经济社会遵循优胜劣汰自然选择的结果,弱者理应被淘汰,无需进行救济,财政补贴反而会给本就亏空严重的财政赤字带来更沉重的负担。然而桥水基金并不认可这种反对论调,由于疫情而遭受严重经济损失的群体和其本身经营能力及经济实力的强弱并无任何关联,不符合“达尔文经济论”描述的情况。 道理如同某些地域受到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如飓风等,而遭受巨大的损失,政府及国际组织有义务对受灾地区进行救助,助其度过难关。现今社会中,我们有很多人仍然生活在贫困线的边缘。此次疫情的来临,使得他们不仅遭受着身体健康上的损伤,还得承担由此引发的经济震荡的双重冲击。我看不到有任何理由应对他们袖手旁观,而不提供相应的财政救济。再延伸到公司层面,有很多在新冠病毒来临之前经营能力良好,财务状况尚佳的大公司都不可避免地在此次疫情的冲击下,造成严重的业绩下滑,甚至到无法持续经营的地步,更别提那些在疫情来临前经营状况就已经出现问题或者现金流储备不足的中小型企业了。另一方面,疫情之前,由于持续印钞和通货膨胀导致借贷成本持续走低,很多企业纷纷借款,早已债台高筑,新冠造成的经济冲击使得该类企业只能通过裁员、降薪等措施来渡过此次难关,或者干脆不得已进行债务违约。如果政府不采取相应的财政和货币措施进行管控,任由形势进一步恶化,由多家经营能力不甚良好的企业的债务违约行为导致的经济崩盘势必会波及那些原本营业健康的企业,最终形成覆巢之下无完卵的局面。

02. 政府应当通过加印钞票或将债务资产化等手段降息,原因如下:财政扶持规模的大小与危机规模的大小成正相关,此次疫情引起的经济下滑严重,势必需要巨额的财政补贴,导致财政赤字漏洞增大,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货币政策进行干预,则等同于利息升高。不难看出,财政补贴政策和加印钞票或将债务资产化等用来降息的货币政策是相互制衡的关系,这是在当前负债严重的经济形势和其他经济刺激手段失效的情况下能采取的最好的措施,也是经济政策制定者在利率接近为零的情况下能采取的唯一调控措施。

桥水基金的创始人Ray Dalio对调控由疫情引起的经济震荡应采取的货币和财政措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然而他最大的担心是在当前四分五裂的经济形势下,那些比起团结起来救市更倾向于互相倾轧以胜过对方的当权者们,能否先将自己的利益搁置一旁,以大局为重,联起手来实施相互制衡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救济经济危机。